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lyf_ET>>ETV

梅花香自苦寒来!

 
 
 

日志

 
 

绩效技术对教育技术学未来发展趋势的影响  

2008-03-22 21:01:57|  分类: 学习总结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绩效技术对教育技术学未来发展趋势的影响 
选自梁林梅的博士论文《教育技术学视野中的绩效技术研究》 
      美国教育技术领域著名学者、AECI,教育技术94定义的主要参与者及执笔人Barbara Seels和Rita C. Richey 1999年在为((教育技术:领域的定义和范畴》一书的中文版作序时,对教育技术的未来发展做出了如下预言: 
      (教育技术)实践也在发生着显著的变化,其焦点在于面向绩效的提高,而不是传统的教学设计(Wilson, 1999) ... ... ;教育技术领域)今后将会发生什么变化呢?我们斗胆提出几个预言:结果导向(outcome orientation )。从历史上看,教育技术领域的重点几经迁移:从强调资源,到强调教学,然后强调学习.很可能下一个定义会指向(oriented toward)绩效,而不是学习.这一观点反映了当前学校教育和企业培训情境中对(从)培训(向绩效技术)转移的强调。……新的对绩效而不是对学习的强调,也可能影响教育技术领域的功能和角色定位. 
     
      Barbara Seels认为:教育技术学新的发展趋势与过去的最大不同之处,在于教育技术专业人员除了接受传统教学型问题解决方案的训练和培养外,还应该接受非教学型问题解决方案的教育和训练(比如工作再设计、奖励等等);Rita C. Richey指出:如果缺乏商业及企业情境的实践,理解绩效和绩效技术的概念将会变得非常困难,对于“从培训向绩效技术转变”这一问题的认识和关注,或许会对理解这一趋势有所帮助。Barbara Seels和Rita C.Richey提出教育技术学这一发展趋势时所基于的一个重要的实践背景和趋势:工作场所从培训向绩效技术的转变。 
    Wilson, B. G提出了从教学设计到绩效支持,再到网络系统的演变。他认为每一种学习技术都有其存在的合理性与适用范围,三种系统的关系是后者包含前者的,后者是在前者基础上的进一步超越,在三类系统中,组织中的个体将越来越对其自身的学习负责。他认为这些演变将对日前组织中的培训部门及从事培训的专业人员提出极大的挑战,需要对他们的角色和职责重新思考与定位。 
    Wilson, B. Cx认为传统教学设计模型具有三个重要特性:强调逻辑、理性地按照事先规定的方法与步骤(需求分析、方案设计、开发、实施、评价等)解决各类问题;模型的设计通常依赖于外部专家,远离了真实的任务情境,与真正的用户相分离,控制权掌握在设计者(即外部专家)手中,而不在用户手里;教学与真实的工作情境相脱离,是两个不同的独立阶段。 
   认识到传统教学设计的局限,许多研究者及实践人员开始接受绩效支持的观点:绩效支持的理念从对学习本身的关注转向了对工作场所绩效的研究。绩效支持的主要特点为:与教学设计类似,问题解决方案仍然是事先由外部专家设计好的,开发理念仍然是线性的规划模型,问题的诊断、需求的识别、方案的选择和开发等仍然主要依赖于外部专家。与教学设计不同的是,学习成为工作情境中的一部分,用户对绩效支持系统的控制权、交互性、主动性、选择性有所增加。 
    Wilson, B. G认为网络系统是对绩效支持的进一步超越,与教学设计和绩效支持相比,网络系统具有如下特性:网络系统对所有专家都是开放的(内部的或外部的);网络类似于一个有机的组织,是在不断变化的,网络系统中不存在任何事先准备好的解决方案,它具有更大的适应性与灵活性;网络系统的社区成员共同参与问题解决方案的设计、开发和评价。 
   
    对于教育技术而言,Kaufman认为传统意义上教育技术只关注于个体的学习者,而不是整个组织,他强调应该从一个整体和全局的观点来理解教育技术,在组织和社会的大情境中研究与关注个体的学习,教育技术的最终目的是改变学习者的绩效,使他们能够成功地工作和生活。 
    Kaufman又进一步指出,教育技术目前主要是关于“输入”(学习者特征、个体差异、教师特征等)和“过程”(教学模式、教学设计与传输、评价等)两个方面(现有的教育技术模型大都是关于输入和过程的),教育技术领域长期以来缺乏对结果的关注,在教学和培训系统中,通常花费了大量的时间及资源用于组织的前三个元素:输入、过程和产品,而对后两个元素(输出、结果)的研究和关注远远不够。但当受训者完成学业或培训进入工作岗位之后,他们必须面对后两个元素——工作的成就及对社会的贡献,而这恰恰又是绩效技术所十分关注的。 
   Kaufman告诫所有的教育技术专业人员:学生不会永远只呆在学校(或某类培训机构),他们会离开学校(远离教师、远离课程、远离学校的各种活动),他们会进入工作场所,进入现实世界,他们的所作所为在一定程度上决定了他们所在组织与社会的发展和生存,这也是应该关注的学校教育结果之一。教育技术不应只寻求课程(课堂)的有效结果,更应该关注对学习者未来生活的有效结果。教育技术所追求的结果不应该只是一种,而是以上三类不同结果的综合。 
美国有学者对高绩效工作者的特性进行了广泛而深入的研究,从另一个侧面阐明了培训之所以迁移率低的原因: 
.高绩效工作者往往会根据实际情况主动排除工作中不必要的过程与步骤(或添加相应的必要步骤)——他们能够不拘泥于己有的工作流程。 
.高绩效工作者擅长于充分利用其他人没有意识到的各种信息及文档资源。 
.高绩效工作者会有意识地基于自己的工作经验开发符合工作特点的各类工作辅助——这往往是很多人在工作中常常忽略的。 
.高绩效工作者会充分利用各种各样的工具资源——不只是利用已经提供的现成工具。 
.高绩效工作者拥有与常人不同的动机。 
.高绩效工作者会收到来自管理者经常性、有针对性的指导与反馈。 
.高绩效工作者会得到管理者多样化、个性化的激励。 
.培训并不是高绩效工作者工作出色的主要原因。 
    本研究认为,实现从培训向绩效技术转变的根本途径在于理解和掌握绩效技术的基本理念、原则、方法与过程。绩效技术促使传统的学习和培训领域的研究与实践者不再只是孤立地设计几个小时的培训课程,不只是开发培训教材或媒体,不仅仅局限于个体的学习和课堂教学,而开始关注于整体组织的目标与发展战略,关注于组织的发展机遇,关注于组织对社会的贡献和价值。 
    从培训向绩效技术转变的过程,其实质是一个组织变革的过程,变革管理、项目管理与创新推广是转变中的重要环节和保证。绩效技术专家指出,从关注培训本身向关注改进组织绩效的转变,是一个长期而复杂的过程,转变的实现不是一缴而就的,需要在绩效技术的基本理论上达成共识,需要认真地对组织目标和现状进行深入而系统的分析,需要具有系统思考的专业人员,需要随时清除组织变革中阻碍绩效改进的种种障碍等等,绩效技术专业人员提出的若干具体建议如下:事先充分考虑到组织和个体对变革的承受能力及资源准备情况;需要得到组织中主要管理者的支持;从一个小项目开始(而不是从一开始就大面积铺开);要在项目小组内达成对绩效技术理解与认识上的共识;确保项目组成员中有擅长于系统思考的专业人员;选择一个适合的绩效技术模型;及时对所取得的成果进行评价和推广。 
本论文认为,美国工作场所从培训到绩效技术的转变,其实质和深远影响如下: 
(1)意味着从关注方法和过程向关注结果的转变。 
    培训只是解决组织中绩效问题的众多方法中的一种,而绩效的改进才是最终要追求的结果。在教育技术的研究与实践中,对于过程和资源的偏爱、对于技术和工具的热衷,往往使我们忽略了更重要的,对于最终目标的追求——为了促进学习。 
(2)意味着从方法向问题的转变。 
    彼得?杜拉克(1973)曾经说过:做正确的事情比以正确的方式做事更加重要(Doing what’s right is more important than doing things right)。教育技术领域常常关注于正确地做事(方法),而忽略了要做正确的事情(目标与问题)。早在十年前(1994)我国的教育技术工作者就明确指出:教育技术的发展历史中一直存在着“用方法找问题,用媒体找教学需求”的现象。正如美国教育技术专家唐纳德?伊利(D.Ely)在《对教育技术前景的再评估》一文中谈到的:过去有些人使用教育技术效果不佳的原因,是用以解决未明确限定的问题。在教育技术发展的初期,媒体被视为一种寻找问题的方法,而不是根据问题寻求解决方案。新技术的神秘性使热衷者试图在几乎任何情况下应用这些技术,而不考虑这些问题是否能够通过它们来解决;英国教育技术专家罗米佐斯基(A.J.Romiszowski)也于1981年指出,这种情况较常见于那些以教育技术为专职的人,他们致力于推广教育技术,所以容易颠倒问题与方法的关系。认识到这种现象的弊端,我国教育技术专业人员曾经呼吁:如果没有搞清楚真正的问题所在,就是说如果教学的目标脱离教学的实际需要,甚至是错误的时候,无论采用的方法是多么科学,后续工作必然陷入盲目,那么为实现这样的目标而使用各种手段的努力必然付诸东流。 
    类似于彼得?杜拉克的观点,绩效技术领域的专业人员常常用这样一个问句来质疑那些将培训作为解决组织中所有绩效问题的做法:“如果培训是解决方案,那么问题是什么(If training is the solution, what’s theproblem?)" ;教育技术领域也有专业人员提出了同样的问题“如果教育技术是解决方案,那么问题是什么(If instructional technology is thesolution,then what is the problem)?” 
    从方法向问题的转变,意味着教育技术领域的专业人员己经意识到了拿着习惯的、擅长的方案找问题的现状和弊端,这样更有助于理顺问题与方法、目的与手段的关系,使教育技术能够发挥它更大的作用,能够快速而健康地发展。 
(3)对分析的强调和重视。 
    真正的问题是什么?只有通过系统分析才能够发现。分析是几乎所有的绩效技术专业人员都十分重视的一个关键环节,是绩效技术中其它环节和过程的基础。有学者提出绩效技术专业人员不必(也不可能)精通或掌握所有的问题解决方案,但优秀的绩效技术专业人员首先必须是一位分析专家,因此绩效技术对于分析的研究相对来说要丰富和成熟许多。 
  AECT1997年教育技术定义中将分析作为二个重要的环节予以强调AECT1994年教育技术定义将分析归入了评价范畴,张祖忻认为94定义将“问题分析”置于评价范畴,意即:教育技术学各范畴实践的起点是教学中存在差距,缩小差距。尽管如此,在教育技术领域对分析的重视和实践还远远不够,需要予以加强。 
(4)从被动(reactive)解决问题向主动(proactive)适应变革、寻求个体与组织发展的转变。 
    " Reactive”指组织迫于当前已经存在的问题和各种压力和不利状况,而被动地寻求解决问题的方法,是对现状的修修补补;而“proactive"意味着在压力、危机和问题出现之前,主动寻求个体及组织的发展,创造新的机遇,与其等问题和危机出现之后再修补它们,不如防患于未然。 
    Kaufman等认为传统的评价是在设计、开发和实施之后进行的,而需求评估和战略规划是主动寻求发展的规划与管理工具,与一般的评价不同,它们将评价贯穿于整个环节和过程之中,属于前瞻性的评价。 
   教育技术领域长期习惯于后一种被动的、从微观到宏观(甚至只是着眼于微观的)问题解决思维,Kaufman曾一针见血地指出:在教育(和训练)领域,我们曾尝试了无数的方法,进行了大量的革新,我们修改教学内容,调整教与学的关系,还曾使教学的各方面自动化……,但是,我们的努力似乎没能为教育带来许多改观。我们认为原因不在于人们缺乏干劲和献身精神,而是思维方式有问题。 
   受绩效技术的影响,教育技术学在未来发展中需要完成以下五方面根本性转变: 
    .从只是关注学校教育情境中个体的学习向同时关注社会情境、工作场所中绩效改进的扩展,从只是关注教学型问题解决方案向同时关注非教学型问题解决方案的转变。 
    .从热衷于过程与资源,向关注学习和工作结果的转变。 
    .从注重方法向同时注重问题本身的转变。 
    .从热衷于设计和开发向注重设计和开发前的分析、规划及后期评价的转变。 
    .从主要关注微观教学过程与资源的研究向同时关注宏观教育问题解决的转变。
  评论这张
 
阅读(20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